桂林市科技信息 广西信息科技桂林市分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技动态
文字大小:
让知识产权保护长出尖牙利齿
(来源:人民日报) 2017-11-07

  “超时!超时……”主持人不停地在台下用提示板提醒,可一次又一次的掌声,让张鉴的演讲延长了近15分钟。

  今年6月,在杭州举办的2017中国知识产权刑事保护论坛上,全球大咖云集。来自宁夏的张鉴,意外地成了全场焦点之一。

  会后,许多人围住张鉴,抛出各种问题。一位参会者递上名片,上面印着“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的字样。“真想不到,银川能够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领全国之先,可否请您抽空到我们总部看看。”

  “呕心沥血两年多。”从位于西北的宁夏,走上全国的讲台,张鉴有着太多的感慨。

  知识产权保护,张鉴本是外行。两年前,被赋予重任的他急于四处求教。经过数次预约,终于见到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权威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春田。

  原本约定30分钟的谈话,持续了4个多小时。分别时,刘春田意犹未尽:“银川的工作,非常具有前瞻性。抓好了,不论是对实体经济抑或是虚拟经济的发展,都是一种强有力的保护!”

  在中国的地理和经济版图上,银川位置不占优,经济体量也不大,知识产权保护有那么迫切么?凭什么能站上全国知识产权保护高地?与张鉴聊之前,几乎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切磋之后,很多人都想到银川去实地看一看。

  “倡导创新文化,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的这一重要论述,更是让张鉴备感欣慰:银川正在做和将要做的事,正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

  从经侦部门独立出来 

  “没有经验和模板,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镜头闪回到2015年银川市委的一次专题会议上。

  “现在的银川还是不是蓝天白云?我们如何通过反梯度发展,告别过去的傻大黑粗?”没有区位优势,没有体量优势,煤与化工一度是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银川经济要向何处去,参会领导争论激烈。

  “大家最终就银川未来走向达成一致意见,通过知识产权保护营造最优的保护和发展大环境,吸引最好的科技型企业、创新型企业进入。”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说,会议的成果之一,就是要搞一次大胆的尝试,成立独立的知识产权保护队伍。

  这一年10月,银川市公安局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侦查支队(以下简称知侦支队)正式成立,张鉴被任命为第一任支队长。“过去涉及知识产权的案件都是放在经侦部门,专门独立出来,银川走在了前头。没有经验和模板,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张鉴说。

  一开始,不少从其它部门调来的队员还担心无案可办,谁知没几天就发觉大有用武之地。

  “没有这支队伍,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说起这事,宁夏宝庆能源集团办公室主任高栋哲就来了劲头。宝庆能源集团是一家从事成品油批发与零售的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在行业内也算经验丰富,谁承想却因油罐建设环节的问题吃了大亏。

  2016年,宝庆公司已建好的大型油罐储存的油品突然出现问题。经过细致检查,发现是油罐串罐,导致汽油和柴油相混,价值40万元的油品打了水漂。再彻查才发现罪魁祸首是阀门。

  阀门用的可是上海远高,一个名声在外的品牌!宝庆公司觉得不可思议,请来上海远高厂家的维修人员到现场一看,结果发现阀门全是假冒伪劣产品。

  “假冒伪劣我们也认了,只要能修好就行。如果全部更换,需要清空油品,至少得一个月,耗不起!”高栋哲说,损失巨大,只能报警求助。

  “我们到治安大队报案,系统录入后,知侦支队主动介入并与我们联系。”通过相关部门检测,在这个建设项目中,不仅阀门有假冒,钢板、水泵、电机、柴油机都有假冒伪劣问题。“这简直就是我们实体经济发展的毒瘤!我们跟这些个制假售假的铆上了!”说这话时,高栋哲努力让自己语气平静,可手里的水杯却抖动不停。

  在与知侦支队的不断沟通中,宝庆公司发现自身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同样存在不少问题。“我们是个成长中的小公司,光顾着发展了,过去确实不太注意,现在有了知侦支队,我们决心维权到底。”高栋哲坦言。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顺藤摸瓜,知侦支队揭开了一个位于浙江某地的造假团伙的造假产业链。位于宁东煤化工基地的宝利新能源公司同样成为受害者,知侦支队上门办案时,发现其购买的600多万元设备并非正品时,公司负责人差点崩溃:“这可怎么办?”

  “本案大部分犯罪嫌疑人已经归案,我们正在积极办理,为受损企业追讨损失。”张鉴说。

  通过对知识产权刑事保护,加大对制假售假的刑事处罚,保护实体经济免受假冒伪劣之害,是银川市知侦支队成立后的当务之急。几个案子下来,知侦支队的队员们切身感受到,打击制假售假行为是何等急迫。

  迄今,知侦支队共破获包括汽车零配件、食品、药品、卫生用品等涉案领域在内的侵权假冒违法犯罪案件10余起,抓获涉嫌违法行为人20余人,捣毁假冒“塞北雪”“启元”“厚生记”等“本土制造”的制假、售假窝点5处。捣毁假冒国内知名品牌“茅台”“五粮液”等制假、售假窝点18处,缴获侵权假冒商品1000余箱,涉案总值2000多万元。

  用另一种方式算账 

  “侵权,不仅让一个公司蒙受损失,甚至能让一个产业倒退” 

  一些专业部门的人,将知侦支队的成立形容为让知识产权保护长出尖牙利齿。“我们过去执法,针对涉案物品,顶多扣押赃物、罚款了事,很少会去考虑司法途径,难以形成长期震慑。”张鉴说。

  成立之初,知侦支队曾面临种种质疑。“好多经济大省都没专人做这个,你们银川有什么产业和品牌,值得拿出专门的编制、经费来搞知识产权保护?”

  “得用另一种方式算账。”刘春田教授这样认为。

  “欧美国家就建立了一套制度,承认创新成果是财产,激发出大众的创新热情,因为有这个制度,所以在产业链中居于上方。你想做加工,必须承认这个,苹果手机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刘春田感慨良多,“尤其是在网络时代,无论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显得更加急迫,谁先占领制高点,谁就能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2015年底,知侦支队刚刚成立,一起手机游戏侵权案件找上门来。“这款知名手游模仿某知名网游,无论场景还是人物设置方面,大量雷同。”知侦支队侦查大队副大队长段旭龙介绍。

  随着手机的普及,互联网越来越多地进入移动端,这是知识产权保护一个全新的领域。知侦支队办案民警光学习和研究网游等方面的知识,就花了半个月时间。

  为了取证,专案组先后辗转广东、北京、上海等地。在位于广州的侵权公司总部调用数据与账本时,知侦支队6个办案民警还遭遇过当事方的“空城计”,直面过众多公司员工的刁难及各种利诱。

  这起手机游戏侵犯著作权案,涉案金额1.2亿元,最终抓获犯罪嫌疑人7名,追回损失6000余万元。

  此案也让知侦支队一炮走红,一些互联网企业慕名而来,有就知识产权侵权问题报案的,也有因此选择落户银川的。

  银川圣地国际游戏投资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例。2014年,这家企业在银川市政府的支持下,开发运营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A)。经过3年的发展,现在WCA已经是世界一流的电子竞技赛事,吸引了多家公司的参股与注资。

  “侵权,不仅让一个公司蒙受损失,甚至能让一个产业倒退。如果主流企业不做好知识产权保护,行业只会越来越乱。”10多年游戏产业运营和推广的从业经历,让公司负责人朱龙午深感版权问题对于整个行业发展的困扰,“近年来,游戏产业飞速发展,但监管匮乏、处罚力度偏小,灰色地带野蛮生长。2016年整个文娱产业市场有4000多亿元的规模,游戏产业几占半壁江山,其中游戏侵权就获取了巨额的灰色收入。”

  2016年末,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披露,网络视频盗版引发的直接损失为21亿元,间接损失高达130.3亿元,合计151.3亿元。盗版引发的损失已超过行业市场规模的35%,其数额超过“广告+视频增值”收入的50%。

  “阿里巴巴公司去年拿出上亿元,有3000多人专门打击互联网售卖侵权行为。”郭柏春介绍,现在不仅仅是游戏领域,整个互联网和移动端,都成为侵犯知识产权的重灾区。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经侦系教授吴丹认为,银川涉足知识产权保护,“跟经济体量大小没有关系,数百年前就立法保护知识产权的欧洲小城威尼斯,体量比银川更小,却点燃了创新经济的燎原之火。”

  “不看大小,而是看对于制度创新有没有作用。银川打造游戏产业基地、软件产业基地,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提供了额外的保护力量,作为企业如果能够得到更好保护,谁都愿意来。”吴丹介绍。

  如今,一大批互联网企业纷纷落户银川,仅网游竞技及其周边产业便有30多家企业抱团发展。智慧城市、互联网金融等新型业态的发展在这儿方兴未艾,互联网医院打包入驻,已经形成了集聚效应。“可以说,知侦支队就像一个支点,让我们有抓手,来撬动思想的转变、业态的转变。一方面引发企业的关注,另一方面转换政府认知。”郭柏春说道。

  借力“最强大脑”把脉问诊 

  “让专家为我所用,让熟悉这一领域的部门联合作战” 

  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记者几次想跟踪采访案件侦破过程,却屡屡落空。

  “没办法,出差取证,有时候三天跨越四个省,盯梢拿人,常常两天不能合眼。别说您见不着我们,媳妇都抱怨见不着人!”听到记者抱怨跟不上节奏,31岁的知侦支队综合大队副大队长高强哈哈大笑。

  作为刑侦科班出身的特警骨干,高强刚到知侦支队却很不适应,被上了好几堂课。

  2015年底,支队接到群众举报,有人售卖假酒。调查中,警方发现嫌疑人段某表现出极强的反侦查能力:通过自己成立的烟酒公司,以送低端酒和矿泉水打掩护,并且只在周末送货,还摆出迷魂阵,在银川设置多个仓库,可谓机关算尽。

  两个月,24小时轮班盯梢,最终人赃俱获。“打开仓库大门,五粮液、茅台、国窖1573……满仓库的‘名酒’让人目瞪口呆,在大伙兴奋于将贼点一窝端时,没想到工作才刚刚开始。”高强回忆。

  如何界定段某的赃款额?段某每天的微信和短信都会清理,银行卡使用一两次就要换一张,所有的物流收货人全部用的假名,而且每次打款额严格控制在刑事追究范围以下。案件侦破耗时近半年,远远超出了高强的预期。

  这是新部门、新案子给高强上的第一课。

  还是在2015年底,南京施耐德电气委托律师报案:银川市某企业冒用该品牌生产高压过载电器,在银川大肆销售假冒产品。民警找到涉案人,对方却双手一摊:品牌标签有后缀,算不上侵权。

  民警睁大眼睛,还真有一串小小的英文单词。事实上,涉案人的这个商标正在进行异议答辩——商标局初审通过,向社会公示,而原厂家提出异议,涉案人却利用这样一个时间差进行牟利。

  “花了几个月时间调查、做卷宗,立不了案?”

  “没错,这个商标肯定注册不了,对方就是故意用这个时间差,这是百分百的侵权!”高强和同事们虽然十分肯定,却又无可奈何。

  专家们的见解让高强颇为郁闷,“猜测毕竟是猜测,不能代替行政机关的决议,如果有1%的机会商标局通过,就可能酿成错案!”最终,虽然形成了卷宗,却以不予立案收尾。

  “2016年,我第一次接触互联网侵权案件。为了固定证据,办案民警辗转多省,从服务器调取数据,然而人刚刚到服务器公司,嫌疑人已经远程开始删除相关数据,办案民警不得已采取了最原始的办法——拔网线,物理隔绝,这事到现在还作为经典案例在知侦支队平时的会商会上交流。事实上,如果有这方面的高手,我们足不出户便可以调动数据。”高强回忆。

  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与嫌疑人的较量,就跟电影桥段似的:

  法人代表、律师一起上阵,跟你搬条文,讲“道理”;面对警察,嫌疑人将手机往地上一摔,使劲拍打电脑,手机和电脑上所有的信息全部消失;利用流量劫持,短时间内,便能够挟持某地数百台“肉鸡”(可以被黑客远程控制的计算机),进行网络攻击……

  面对这么多新的问题、新的领域,除了抓紧提高技能,别无他法,高强和同事们开始恶补知识产权方面的知识。走进知侦支队,每个人的办公桌上都放着各类法律书籍。随手翻阅高强办公桌上的商标法,各种记号、备注密密麻麻,书页早已翻烂。银川市公安局还特招10名技术人员充实知侦支队,通过请进来、走出去等多种方式,快速将“新兵”历练为“专家”。

  “专业办案人员匮乏是最大的瓶颈。不同于刑事案件,知识产权案件需要各个领域的专家,每接到一个案子我们首先要钻进这个领域,了解各种专有名词。不久前一个建筑材料的案子,我们咨询了能够问到的大部分专业人士。”张鉴介绍,同样的瓶颈,也出现在对于法律条文的理解与认知上。

  培养自己的人才,自然是最基础的办法,能不能找到“捷径”迅速突破这一瓶颈?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知侦支队与知识产权法起草人之一、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春田结成战略合作伙伴,特邀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经侦系教授吴丹、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游闽键等国内一批较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组成“智囊团”,及时为侦办知识产权案件出现的疑难杂症把脉问诊,提供法律依据。

  “让专家为我们所用,让熟悉这一领域的部门与我们联合作战。”张鉴介绍。为打破以往职能部门各自为战的传统模式,知侦支队与银川市知识产权局、市场监督管理局、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等加强联系对接,组织召开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并联合成立银川市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合成作战室。目前,通过前期数据资源整合,已有万余条数据推送至市合成作战室。

  把保护的弦绷得更紧 

  “让每个人都认识到知识产权与个人利益切身相关” 

  如何让打击侵犯知识产权更有震慑力?如何让知识产权保护更有效?

  “必须全国一盘棋,提升认识很重要。”张鉴坦言,有些企业知识产权自我保护意识缺乏,“加大宣传力度,提升思想认识,这是知侦支队这两年重点干的事情。”

  在报纸上看到对知识产权重点保护企业名录登记的通告后,宁夏塞北雪面粉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建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跑到知侦支队去登记。“没想到一登记,就把最闹心的假冒‘塞北雪’窝点给揪了出来,解决了我们的大麻烦,名录登记让企业有了专属的私人订制。”

  知侦支队联合其他部门建立了知识产权综合服务应用平台。该平台借力信息化手段,为企业和个人提供“一站式”服务。平台集宣传教育、咨询服务、警务公开、重点保护、案件办理、专家库于一体,构建了政府、企业、专家三位一体的沟通模式,从最新的知识产权相关法律解读和咨询到相关案件的程序性信息等,都可依托平台提供查询服务,从根本上解决以往企业和个人遇到知识产权类问题“无路可走”的现象。

  知侦支队还在打造以多源大数据跨网融合为支撑,以“精准打击犯罪,服务经济发展”为目标,以分析研判、态势感知、准确预警、主动防控为引擎的官方信息化知识产权应用平台。按照计划,该平台将于近期正式上线。

  不仅仅是企业,民众意识的提升同样不可忽视。

  “通过制度设计,让每个人都认识到知识产权与个人利益切身相关,才能够让这项工作向纵深推进。”在刘春田看来,“如果将知识产权的保护上升到个人私有财产保护的高度,就能够调动起全民的热情和积极性。”

  “用盗版、玩私服、无授权直播,看起来只是小事,却对知识产权构成了严重侵害。一些企业、相关部门甚至认为类似行为是经济发展的助推器,这其实是进一步助长了犯罪分子的气焰。加大宣传,提升全社会的知晓度与警惕性显得尤为紧迫。”高强认为。

  今年4月,网络上陆续出现一部热播剧的全部视频,甚至包含了尚未播出的内容。视频上标注“送审样片”字样,迅速在网上、朋友圈及微博传播。制片方损失数亿元,向公安机关报案。“这真是抢钱不用刀呢!”银川知侦支队的民警们感叹。

  而一款抄袭某网络游戏的产品,被起诉后竟在官网上堂而皇之发出告用户书:知识产权案在我国一般初审期在2年左右,二审期在1年左右,我们的游戏开发工作一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既是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无知,更是对法律和公序良俗的亵渎。”一位资深业内人士气愤不已。

  在办案中,知侦支队民警切身体会到跨省工作难度之大。一些地方依然有着较重的地方保护思维,在配合调查和抓捕嫌疑人时,进展缓慢,导致事倍功半。司法部门在涉及相关案件时,在性质、证据认定以及鉴定等方面时常存在分歧,导致案件难以进入司法审判环节。吴丹介绍:“20多年来,我们对于知识产权的法律已经逐步健全完善,但是执法与司法环节,仍有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记者 朱磊)

  

桂林市科技信息 广西信息科技桂林市分中心
主办:桂林市科学技术局 桂林市知识产权局   地址:桂林市文明路2号
电话:0773-2814662 2823464  传真:0773-2881595 Email:gls@gxsti.net  邮编:541002
技术支持 & 网页制作:桂林市信息中心 桂ICP备05009112号-1 
桂公网安备 45030402000089号